政务工匠

初朋朋:行走在财政与财务之间的研发女将

上传时间:2017-09-04        点击量:

初朋朋的前半生,可以用“专一”来形容。

她在天津大学计算机系“专一”地从本科读到研究生,毕业后她“专一”地在用友政务工作至今,14年来她 “专一”地做产品研发……

近年来,信息技术更迭不休,财政体制改革一轮高过一轮,政府财务标准体系不断推陈出新,公司也在并购收购中反复调整产品线,历经这一切后,留下的是“大浪淘沙始见金”的稀贵人才。毫无疑问,初朋朋是其中一位。

从基层开发人员,到部门经理、财务产品中心副总经理、财务项目交付部总经理,再到今年崭新亮相的数字财政产品中心总经理、助理总裁,初朋朋说,每到一个节点,自己都会有种被推了一把的感觉,好在一路走来还算顺畅,“因为我是在做对的事情。”

初朋朋所说的“对的事情”,其实就是以过硬的产品推动政府管理进步。

高素质复合型人才是这样炼成的

采访初朋朋时,她没有急切的表达欲,面对笔者的采访,所有的问题她都需要想一想才能回答。对她来说,输出形象、达成传播不是重点,认真梳理自己才有意义,她甚至用研发人员特有的方式——流程图来展现。

200311月,即将研究生毕业的初朋朋收到用友安易公司的面试通知,从天津坐火车到北京后,她用半天时间就把工作敲定。“没有任何犹豫,后来也再没找过。”初朋朋笑着回忆道,“我记得当时公司正在研发跟工作流有关的平台,而我的研究生论文正好是这个方向,所以一拍即合。”

等到第二年3月,初朋朋正式入职时,“用友安易”更名为“用友政务”,无论是对于公司,还是对于初朋朋,这都是一个全新的起点。事实上,那是用友政务第一次大批量地招聘应届生,当年招进来的30多人,如今仅留下包括初朋朋在内的3人。

刚开始几年,公司几乎所有的产品她都接触过。2005年,初朋朋参与了北京市东城区的财政信息系统建设项目,主要负责开发基础数据库,她坦言,“当时不太懂业务,在懵懵懂懂中就把项目做完了,其实回头想想,我们在那时候就是围绕财政一体化概念建设的系统。”

此后,初朋朋开始精准地奔向国库集中支付新版本的开发。在她看来,做产品尤其是财政产品,政策导向非常明显,能够吃透政策并将政策植入产品中,似乎是一个研发人员开窍的标志。

国库集中支付是一种以完善的财政支付信息系统为支撑,以国库单一账户体系为基础和银行系统为依托的一种新型支付方式。初朋朋这样理解:坚持收支两条线原则,所有资金全部进入国库单一账户体系“笼子”,能从源头上清除“小金库”滋生的土壤,从而保证了资金使用的监督和反馈,使财政资金运转高效透明。她深知,自己的工作看似平凡,却意义深远。

2006年在燕郊的一段封闭岁月,让初朋朋印象深刻,从国库集中支付辐射开来,她对财政业务有了全方位的了解。回到公司,初朋朋被委以重任,负责带国库集中支付产品开发组,对就任这个职位,她有些忐忑,但领导的一句“我相信你”让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

事实证明,初朋朋是值得信任的。2009年年底,公司要在江西省财政厅替换竞争对手建国库集中支付系统,此前的旧系统已经运行了五六年,新上系统难免会遇到阻力。初朋朋迎难而上,赶到江西支持项目。“厅里的领导非常支持,但相关业务处室人员表现出不配合,我们沟通需求时特别费劲,一提出方案,就被挑毛病。”初朋朋没有泄气,加班加点完善方案,耐心细致解答疑问。

但局面并没有打开。情急之下,平时看上去温婉纤柔的初朋朋冲到一个关键业务处室处长面前立下誓言:“这个系统他们(竞争对手)做了五六年,你们只要给我们五六个月的时间,我们肯定能超过他们!”最终,誓言兑现,2010年上半年,新的国库集中支付系统在江西上线。

笔者顺着问:用户是不是发现新系统比之前好用?初朋朋谦虚谨慎地回答:这个不好验证,反正我们是时刻站在用户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而国库集中支付业务,后来成为用友政务推进各地财政一体化的重要战略堡垒。

2010年以后,应了那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公司的财政、财务产品线几经调整,初朋朋也几乎经历了所有产品部门的变更,“其间,公司成立又解散了财政专项产品中心,并新组建了财务项目交付部,这些部门我都待过。”在有些人看来,这种频繁的变更不利于研发人员往深处钻,但初朋朋显然充分汲取了事物有利的那一面,她将自己锻造成一位既精通财政各项业务又熟稔政府财务业务的高素质复合型人才。

打造财政“好产品”有三个发力方向

如今,作为数字财政产品中心的掌舵人,初朋朋对“数字财政”和“产品”都有了全新的理解。

“一直以来,我们停留在业务流程应用方面,主要解决政府客户的日常流程应用,然而在当前形势下,公司要加强话语权,就要收集流程应用的过程数据,包括财政数据和行政事业单位数据,为政府做决策提供很好的业务模型。”

初朋朋将“数字财政”定位于大数据分析,今年公司相继与贵州黔西南州政府、山西吕梁市政府签订了大数据方面的战略合作协议,用大数据分析助力区域经济发展,正是“数字财政”努力的方向。

对于产品,初朋朋的标准是“尽了全力”,而非“臻于极致”,前者的出发与回归均是一介凡身,而后者,参照的是艺术史。事实上,任何产品都不可能是完美的,需要与用户不断切磋磨合,达到“令人满意”。

在她看来,服务财政的“好产品”有三大要素。

一要获得用户的原始需求,了解用户真实的业务场景。初朋朋说,10多年前还没有人用过我们的产品,全靠我们理解政策后,去跟客户交流、碰撞、完善,现在我们有了这么多年用户的需求积累,产品也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包括现在要上“云”,仍然不能脱离客户。

对此,初朋朋深有心得。刚开始做国库集中支付系统时,她对很多业务场景不熟悉,设计出来的产品很难“接地气”。“当时在广东江门,我们做了一个银行端,银行用我们的系统来确认支付,我们想着,对每一个单子,勾选一下点确认,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银行工作人员一直反映系统难用。”这让初朋朋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她决定到银行体验一下真实的业务场景。

到了现场她发现,预算单位拿着财政的单子到银行支付时,银行工作人员需要将凭证号输进系统,然后点搜索,在列表中找到数据,勾选后再点确认,这个寻找的过程拉低了效率。“于是我们马上改变设计,新做一个界面,设置一个输入框,输入凭证号后,出现的界面跟原始单据一模一样,然后直接回车,原来可能要点击10次鼠标,现在点击2次就可以了。”

二要打牢地基,把底层框架设计好。“表层的东西可以变,但底层的东西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是可以抽象出来的,这非常关键,我们要把对业务的理解抽象成比较完备的业务模型。”

三要对财政政策有深刻的理解,而且不管政策怎么变,要抓住它的精髓。初朋朋说,一定要把政策文件吃透,把变化快速反映到产品,另外,政策出台后不一定会马上反映到地方的财政信息化建设,所以我们不能仅仅满足用户的当下需求,而要引导下一步的改革。

财政财务一体化或是大势所趋

在就任新职位的半年时间里,初朋朋将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与团队的磨合上。在这个100多人组成、以男性居多的新团队里,初朋朋奉行:凡事想想我能做点什么。“一线咨询的问题,即使不是我负责,也应该帮他找到负责的人。”

这是初朋朋的经验之谈,现在她到各地拜访客户时,还经常有人感谢她早年的帮助。“付出总会有收获,只不是很多都不是眼前能见效的。”

   后方“安顿”好了,初朋朋又重新回到产品规划上来。这时候,多年来她行走在财政与财务之间的经历开始发挥效应。

  “这几年,行政事业单位内控的实施是改革热点,但目前看来,内控还是一个单位内部的事,财政财务一体化,或许可以让内控全面落地。”初朋朋以“三公经费”为例,财政部门在管,纪检部门也在管,如果能把财政与各行政事业单位财务打通,行政事业单位财务的支付自动生成财政的支付单据,就能达到实时监控、阳光透明。

刚开始,当她向客户“输出”这种思路和想法时,对方都有所顾虑。

随着依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新时期的开启,以及反腐倡廉建设的扎实推进,初朋朋之前到访过的几家客户都转变了观念,再次邀请她详谈。

“单位内控说白了就是管资金,内控由财政部门牵头推进,支付也是由财政部门完成,而且财政的模块和行政事业单位财务的模块很多都一样,我们商谈的结果是,考虑建设中间服务平台,如财政统一服务平台,通过这个平台连接财政和行政事业单位财务。”初朋朋兴致盎然地谈道,建设类似的平台,用友政务有优势,事实上,这也是初朋朋的优势所在。

   此外,为了配合公司的大数据业务布局,初朋朋需要带领团队完善产品,看是否把客户需要的数据分析包含进来了,也就是从源头准备好数据。

说到研发人员的苦累,初朋朋说,每个行业都有痛苦和煎熬,也有灿烂和快乐,也许人生本来就是戴着镣铐的舞蹈,那些让你最煎熬的东西,恰恰也是最美好的。

14年来,这位研发女将,靠坚持,靠无数个早起的清晨,挥汗如雨的傍晚,靠近乎严苛的自我管理和审视,来武装自己。只有在陪伴孩子时,她才会找到与这个世界最柔软的连接,安之若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