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工匠

马君江:服务政府信息化是一种净水深流的抵达

上传时间:2017-07-07        点击量:

“不必害怕,这岛上众声喧哗。”

——莎士比亚《暴风雨》

在服务政府信息化的众声喧哗中,马君江选择一种净水深流的抵达。

2005年,作为用友政务北京分公司的一名销售人员,马君江一举拿下北京市财政管理信息系统金额为1299万元的项目,之后,用友政务承接了北京绝大多数区县财政一体化建设,直至今日。多年来,北京市财政信息化的历程,马君江见证并参与其中。

2016年,作为用友政务江西分公司的总经理,马君江率领团队以2150万元中标江西省财政国库集中支付升级改造项目,这是全国第一家省市县乡四级财政大集中应用以及全国第一个省级平台2.0实施项目。与此同时,老牌财政软件厂商用友政务在江西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大数据综合治税、精准扶贫等为当地政府治理注入活力。

而这两个千万级项目背后,马君江都经历了从不被认可到高度信任的“逆袭”。


摧枯拉朽 带动北京财政一体化进程领先多年

和马君江的采访约在一个炎夏的周二上午,上班时间刚到,笔者来到他的办公室,此时的他,穿着整洁的淡蓝色衬衣,拿着笔和纸等在那里。

“我们随便聊聊。”他语调轻柔。这个“随便”的采访持续了三个小时。

马君江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国企做人力资源,从北京物资学院劳动经济专业毕业的他,满足于这样的安稳。然而,他的骨子里是透着挑战力的,3年后的1999年,他走进安易软件(用友政务前身),从销售财务软件到领衔大型项目,从单打独斗到带领团队,从基层员工到助理总裁,18年来,他说自己经历的失败比成功多得多,“政府客户倒逼我们快速成长。”

在用友政务的发展历程中,2004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年份,尤其是在北京这个离中央最近的核心市场,在现任总裁、时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范斌成的主导下,“区县包围城市”的战略启动。

“范总提出的‘一体化’理念在当时是领先的,极大地满足了客户需求。”马君江所说的正是用友政务与西城财政合建的财政管理信息系统,该项目基于横向系统整合,统一技术标准、统一系统平台,可谓国内财政一体化建设的鼻祖案例。

西城项目打开了北京财政信息化市场的坚冰,紧接着,怀柔、平谷、通州、房山、密云、东城、崇文……“到第四个区县时,也就是2005年初,北京市财政局注意到了我们。”有了协助西城项目、主导通州项目的经验,马君江跟随公司一起完成了从“卖产品”到“揽项目”的转变。

有这样一个背景,在西城项目之前,马君江所在的北京分公司团队一直跟北京市财政局“接触”,多次传达“一体化”思路,但不被认可。

“记得当时西城区财政局信息中心主任是市财政局信息中心主任的弟子,看到自己的弟子选择了我们,而且把系统建设得如此先进,如此之好,市局主任找到我们,让过去聊聊。”马君江回忆道。

事实上,当时北京市财政“信息孤岛”现象严重,全市大大小小有上百个系统,相互割裂,软硬件投入大、维护费用高,且面临着从单机版向网络版转变,对一体化建设有着强烈的需求。

聊完回来的马君江,马上投入到长达半年的准备工作中,“最高峰时,我们的项目团队达到60人。”

后来证明,用友政务的确是安心之选。2005年12月12日,马君江对这个日子记得特别清楚。那一天,用友政务与北京市财政局正式签订合同,金额达到1299万元。这是公司的第一个省厅级应用和第一个千万级项目,也是马君江人生中的第一个千万大单。

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几乎所有的区县都被吸引过来,直到今天,北京市16个区县和2个分局(其间撤县设区)中,有13个区的财政一体化建设是由用友政务完成的。

谈及北京市财政局项目的意义,一向静谧淡然的马君江变得心潮澎湃,“除了给公司带来巨大的产值,我们还以客户为原型,打造出了一条丰富的产品线,包括项目库、部门预算、政府采购和公务用车等。更重要的是,项目沉淀了一批高素质人才,之后他们走向全国,独当一面,成为公司各级骨干。”

而北京财政一体化的进度,从全国范围来看,领先多年。经过一体化建设,北京财政形成了信息中心负责招投标和合同签署、业务部门负责提需求、财务部门负责资金投入和评审、人事部门负责人力资源协调的四部门统抓格局,为多地效仿。

对于马君江个人来说,成长是爆发式的,“北京财政对信息化投入大、评审严,财政干部能力强、素质高,他们思维超前、思路清晰,对项目把控精确,处处透露着严谨。”

将招标文件做到极致,开例会拿录音笔,把每一份会议纪要发给相关人员……这些都成为马君江的工作习惯,也是他后来不错失任何一个机遇的“杀手锏”。


蓄势腾跃 引领江西建全国第一个省市县乡大集中应用

看得出,马君江喜欢孩子,以至于在言辞里不自觉地用孩子来打比方。

“我们在北京的成功搬不到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就像每个小孩的个性都不一样,因为他们的遗传基因不一样,后天的成长环境也不一样。”财政信息化是有地域特色的,他首先承认了这点。

2013年,这个喜欢孩子的男人,在自己孩子两岁的时候,选择了离开北京,来到他有些“发怵”的江西。

“2008年,我曾经三次去江西分公司支持投标,结果我们报价5000多万的财政业务一体化项目被竞争对手以700多万撬走了,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市场内藏暗涌。”

尽管如此,马君江还是选择大胆面对。2013年春节前,他接到任命便赶到江西分公司就任总经理。“一头雾水,一团乱麻。”马君江坦言,从一个熟悉地方的副手,到一个陌生地方的一把手,面临着太多挑战。

他每天周旋于客户、代理商、员工等各方的诉求中,更致命的是,他发现团队能力欠缺,“没有核心销售和项目经理,连招投标文件也写得很粗糙。”

马君江有一套10多年行之有效的生存智慧: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他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精简人员、整顿团队,“每个周末全员参加培训。”

第二件事就是拜访省财政厅和11个地市财政局,一路下来,他收到很多新的要求,甚至被数落,这反而激发了马君江的斗志。“哪怕只剩下一个项目,也要做好。”马君江这样告诫员工。

度过了三个月的迷茫期,马君江和他的团队迎来了高能时代。江西省民政厅1856万的项目、江西省人社厅556万的项目,加上工商等部门的项目落地,江西分公司2013年的合同金额超过2800万,几个月的时间里扭亏为盈,也是江西分公司成立以来历史最高。

说到这儿,马君江一再强调,所有的项目都是耕耘式的,没有十月怀胎,哪有一朝分娩,“2013年之前,前任程总和同事们已经有了铺垫。”很显然,是马君江用“北京式”严谨和精细将意向性项目牢牢攥在了手里。

与此同时,江西分公司开始从省财政的许多项目中“瘦身”,包括资产、会计等方面的系统,重点做好国库集中支付升级。马君江的思路是,与其做得不好带来恶评,还不如以退为进,再出发时必定是精确干净,一击即中。

尽管在省财政项目寥寥无几,但马君江却将服务升级,要求大家将每周接了多少电话、上门处理了多少问题、哪些模块问题多、哪些地市问题多等全部量化后,汇报给省财政厅信息中心领导,并在现场贴好各项服务制度。

2016年,马君江的良苦用心和江西分公司在民政、社保领域的成功案例终于打动了江西省财政厅信息中心领导,跟当年在北京如出一辙,他再次被邀请“聊一聊”。

“一直以来,江西财政系统有三个版本,省级、地市、县乡都是分级部署,数据库不一样,维护量特别大,更别说数据贯通了。”马君江给出的建议是集中,省市县乡统一部署,建基于2.0平台的全国第一个大集中应用。

马君江已经记不清组织了多少场需求会,也记不清为了论证单一来源采购,他熬了多少个夜晚找素材、写标书。“2000多万这么大的金额,财政领导要一级一级向上汇报,审计部门要出意见,如果不能让各界信服,是走不通的,现在政府采购都强调阳光透明。”

    事实证明,马君江留在手上的国库集中支付升级系统是致胜的关键点,“建大集中的话,衔接起来更容易。而且江西省金财工程资金统一划归到省财政厅信息中心,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建大集中的成本最低。”

“说来说去,最深层次的原因是信息化的趋势谁都拒绝不了,阻挡不了。”马君江为自己从事政府信息化行业颇感自豪,把权力关进信息化的“笼子”,才能最大程度地避免鄱阳县财政局经建股长李华波骗取财政资金9400万元类似事件的发生。


首例神话 在全国一半以上领域继续上演

近年来,“互联网+”、大数据上升为国家战略,政府治理大数据被提上日程。而综合治税和精准扶贫,是政府治理大数据的典型实践。

用友政务的业务转型突破口,在江西。

去年年底,马君江离开时,江西分公司已经拿下全国第一个省级综合治税项目、全省20多个区县综合治税项目,以及全国第一个大数据精准扶贫项目——上饶市结对帮扶精准扶贫大数据系统。

据了解,江西省级综合治税信息平台有效推进了涉税信息的网络化共享、集约化整合和高效化利用,推进了第三方涉税信息的汇聚整合和关联应用,为实现涉税信息高度聚合、深化国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打下坚实基础。

“上饶市结对帮扶精准扶贫大数据系统”的建设则成为上饶市“十三五”规划创建全面小康社会的良好开局,为市政府提升公共服务能力,实现“真扶贫、扶真贫、真脱贫”提供了良好助推力。

不可否认,用友政务在江西的产品是最丰富的。

对此,马君江自谦道,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抓住了政府新一轮改革的机会,事实上,信息化是助力政府改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马君江主持江西分公司的4年里,80名员工精简到40人,产值却从600万上升到1896万。

如今身为助理总裁的马君江,分管西北、西南两个大区,加上江西,10个分公司的地域面积占了全国一半以上。半年时间里,新疆、甘肃、青海、陕西、西藏、云南、贵州、四川、重庆、江西,他已经挨个走了三四圈。

“以前当分总时,又当爹又当妈,又当前锋又当后卫还要当教练,租房、招聘都得管,现在不能具体跑项目了,而是要为管辖内的各分总提供支持。”对每一次的转身,马君江都有自己的章法。

今年5月,他管辖的重庆分公司收获了用友政务基于权责发生制口径编制的政府财务报告第一单。

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改革是近年来政府会计甚至是政府治理的改革重点。2020年前,各级政府都要以新的政府会计核算体系、新的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形式,向社会公开完整的政府“家底”。这一单足以说明,用友政务勇立潮头,以信息化推动政府管理进步。

这背后,同样是一次漂亮的“逆袭”。“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竞争对手的投标文件被审查出一个小问题,而我们的文件根本挑不出毛病,于是出现了转机。”

马君江还在制造他的“首例神话”,能够产生“蝴蝶效应”的“首例神话”。